将门媳第七十七章霸气宣言

2020年08月04日 • 药膳食疗 • 阅读 0

将门媳 第七十七章 霸气宣言凤萧也知道这样有点无理取闹很没风度,但是为什么听见她这么理直气壮推脱,他就想要跟她扯淡呢?他一拂袖道:“这

将门媳 第七十七章 霸气宣言

凤萧也知道这样有点无理取闹很没风度,但是为什么听见她这么理直气壮推脱,他就想要跟她扯淡呢?他一拂袖道:“这香蕉皮躺在地上也不算它的错,错就错在你走路不看路,你把它踩得肢残体断不说,还想要把全部推到它的身上吗?”

云瑶僵直着身子听他胡扯,要不是自己肚子疼得面色扭曲,她绝对会转身把那个纠缠不休的混蛋揍一顿,可是此时她万分担心要是再不走,她等会儿就得洗洗衣裳了,云瑶一手扶住旁边的墙,气若游丝道:“这位公子,香蕉皮的冤屈小女子记住了,能否等会儿再解决呢?”

楼上柳韵蓝也下来了,一手搭在肚子上向凤萧慕凌枫福了福身道:“二位公子,这位姑娘看来还有急事,二位公子不若先落座,等这位姑娘来向公子道歉赔礼?”

云瑶再等不得凤萧的回复了,捂着肚子落荒而逃。

凤萧见她跑的狼狈,也不好再说什么,对柳韵蓝道:“听说南郡云岚楼的菜也算天熙一绝,先来几道招牌菜尝尝”。

再转向站在后面的慕凌枫,“这位公子,不如一起?”

“却之不恭”。

――――

酒足饭饱之时,云瑶终于进来了,凤萧和慕凌枫二人聊得正兴起,见她进来说话声停了下来,凤萧又拿起了筷子吃了几口凉菜。

掌柜的陪着云瑶进来的,看了身边的女子麻烦精一眼,他暗暗可惜夫人怎么就和这样的人投了缘呢,看她这表情,明显不是来道歉的啊。

云瑶吸了一口气,先行了个礼,然后问道:“公子打算怎么样为香蕉皮伸冤呢?”

凤萧手底下一顿,筷子上的菜又掉了回去。

“为香蕉皮伸冤?”他问道。

慕凌枫的脸上有了笑意,但是碰了碰还在隐隐作痛的门牙,他又收了笑。

云瑶对这个差点害得她出丑的小气男人心里憋着气,哪怕他之前救了她几回,但是刚刚他明显就是在胡搅蛮缠,既然他想胡搅蛮缠,那她现在腾出了时间,就只好奉陪咯。

“公子说,我把香蕉皮踩得肢残体断,我摔倒不是故意的,撞到公子不是故意的,当然,公子撞到世子也不是我故意的,那我认为,现在要解决的就是是香蕉皮的冤屈了”,她看着凤萧隐隐变黑的脸,耸了耸肩,“害死香蕉皮的凶手就是今天这桩事故的人咯”。

凤萧张嘴想要反驳,可是再想想,确实全部在扔香蕉皮的人身上,而他们几个人都是受害者……

慕凌枫终于撑不住笑了,他眼神一直落在云瑶身上,这时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云瑶听见熟悉到下辈子也忘不了的声音说道:“姑娘倒是伶牙俐齿,不过……你是如何知道我是世子的?”

声音带着笑意,云瑶从没听过的温柔语气,她脑子空了空,然后结结巴巴道:“刚刚摔下去的时候、呃,听见有人喊……难道是,我猜错了?”

慕凌枫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的脸。

云瑶什么也不想再说了,草草的向二人道了个歉,赶紧退了出去。

“哎哎哎,你就这么……”走了?凤萧看着干干脆脆关上的门,愣了好半晌。

柳韵蓝百无聊赖等在再次打开的居云阁,门咔嗒一声响,她转身就被云瑶抱住了。

“怎么了?”

她问了这么一句,就感觉到肩上温热,云瑶把脸捂在她肩窝,轻声问道:“为什么呢?”

柳韵蓝下意识就想到了慕凌枫,她想要说话,就听见云瑶再次开口,“原来……真的是我瞎了眼,他竟然可以这么温柔,对一个陌生的人他都可以这么温柔!”

柳韵蓝要说的话便全部被堵在了嗓子里,她轻轻叹息了一声,拍了拍云瑶的后背

“……我一直以为他就是那样冷心冷情的人,他说话语气总是淡淡的,顶多勾一下嘴角,我以为他是这样的啊……”她低低哭了起来,“我像个傻子一样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我爹我娘都没他重要,我还骗自己是林挽月蒙蔽了他!”

她把柳韵蓝搂得更紧,肩膀一直在哆嗦,“甚至那时候听见他一句也没有问到我,我的心都快死了也强迫自己相信他是因为看见孩子太开心了……太开心了才忘了问我一句”。

四肢百骸都像是泡在冰水里,拥抱紧的像是要从别人身上汲取些什么支撑她,云瑶收紧了胳膊,“我……他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别哭了”,几句话柳韵蓝就拼出了云瑶在镇南王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她轻声劝道。

“我原来这么傻啊……”云瑶还在呜噜呜噜的说,肩膀一抽一抽,“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嫁给了谁”。

“别哭了!”柳韵蓝放高了音量,伸手推了推云瑶。

“可是……”云瑶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依旧说道,“他从来都没有……从来都没有……我要让他后悔,我要毁了他,我要跟他一起死,我……”

柳韵蓝一把推开云瑶,掐住了她的下巴。

“你要和他一起死?”

云瑶这时似乎才清醒了些,双眼红肿,只是怔怔的听她说道:“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你告诉我你要为了他再死一次?”

“我……”

“那好”,柳韵蓝失望地看着她,“你滚”。

“我……”

“你滚啊!”柳韵蓝失声喊,眼泪落了下来,“我没有你这么丢人的朋友!”

……

沉默。

云瑶伸手想要拉住她,柳韵蓝却忽然嘲讽一笑,擦干眼泪坐了下去,“没事,去吧,你可以靠近他,吸引他的注意,然后像那个林挽月一样被他抬进去做一个妾,然后再把镇南王府一夜屠尽,解气,痛快!”她冷静的说道。

沉默。

半晌,云瑶才低声说道,“我错了”。

“不,你没错”,柳韵蓝不再看她,“你这样想很久了吧?”

“是,我实在是怨,如果没有这样的怨气,我估计也不会再次醒来”,云瑶轻轻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气极的时候就会想同归于尽什么的”。

柳韵蓝这才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半晌气恼的捶了她一拳,“你要是再敢这样说,我就再也不认识你!”

“你应该让他后悔,却不是用这样没脑子的方式!”柳韵蓝冷冷道,“你要让他后悔得恨不得去死,但是你陪着死才是最不上算的!”

她说道:“我要让他悔不当初,悔得恨不得杀了自己!敢动我的女人,他们都是活腻了!”

“喂喂喂……”云瑶红着眼睛推她,“吹得有点大啊”。

云浮白癜风权威医院
白银白癜风医院电话
医院库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