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第七百零三章不明缘由营养

2021年01月15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武逆焚天第七百零三章不明缘由营养

武逆焚天 第 七百零三 章 不明缘由

这位叫药甄的男子,相貌算得上是颇为英俊,配合其特有的气质看起来极为俊朗飘逸,往往第一眼看到之人会觉得,此人绝对是那种与世无争只追求一些虚无理想之人。

可是左风看到此人后的第一感觉却不是如此,这个人给左风的第一印象却是一种冰寒的“冷”。一般人在观察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和主观的判断来评价一个人,这也就是所谓的以貌取人。

当然这种观察判断人的方式,其中有着不少的弊端,不过一些经常混迹江湖之人,也能够从外表窥视到一些真实情况。

可左风判断一个人的时候却不仅仅是看外表,左风更注重的是一种感觉。左风这种来自山里,从小就和野兽战斗过的人,其感觉也是比这些世家子弟要优秀许多,这是左风与生俱来的天赋。

除此之外,左风还在后来经过兽魂的改造,在脑海之中出现了念力和念丝。而自从这些特殊的能量出现之后,左风的感知能力也是一发不可收拾。自从有了念力探查这项能力后,左风对于周围一切事物的评判也有了一个新的方式和手段。

虽然最终这手段被剥夺过一段时间,可是左风对于这种用感觉上来判断一个人的方式却是用的越来愈多。

这位叫药甄的中年男子,本身的修为也是不俗,左风粗略判断其实力应该在淬筋后期,隐隐有着达到感气期一级的苗头。这种实力的武者本来并不如何出众,可是若在这个修为上,再加上一个炼药大师的名头,那可就是绝对的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何况其本身还是上一届赛选的药子。

即使这叫药甄的男子,并没有刻意动用精神力来压迫左风,这男子给左风的印象同样不怎么好。这表情和煦给人以非常随和之感的男子身上,左风却是感到如寒冬一般的凛冽之意。

虽然有些人也曾经带给过左风这种感觉,可是一般人的冰冷之中却会隐隐夹杂着其他的味道。就譬如那素兰也是给人以冰冷之感,但那种冰冷之中左风能够隐约闻到一丝血腥的味道,仿佛这种冰冷是因为其曾经有过不少的杀戮才获得。

而这素兰在面对素颜的时候,其气息上却会微微有所转变,仿佛那冰冷之中有着和煦的暖风吹拂而过,也正是这种感觉,让左风对其的印象并不太糟糕。

可是眼前这药甄却完全不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感觉,其中隐隐蕴含着一种无视任何生命,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味道在其中。

这种人虽然表面上平易近人,但却是会在最危急的时候对同伴不折手段之人,也是这种人最让左风感到危险。这种危险的感觉,即使是成天豪的算计和傀襄的阴狠也是有所不及,所以左风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也加了十二万分的小心。

那叫药甄的中年男子,目光此时略显诧异,也是在左风这边多停留了片刻。这处小小的细节立刻引起了周围正在注视着他的众人注意,周围之人顺着他的视线纷纷扭头,正看到左风表情木然的回望着药甄。

众人本来还很意外,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引起这药甄的如此关注。可是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山里少年,竟然当着药子大人的面如此不敬,与其就这么对视着不说,竟然也不施礼表示恭敬,这个细节顿时让周围之人都有些不满起来。

这些人都是属于玄武帝国,各个世家之中的精英子弟。他们的生活圈子之中,对于等阶和身份看的非常重要法院判决准予王琳与张辉离婚。仁寿法庭庭长沈慧介绍,除非是一些身份不高却修为极高者面前,他们才会稍微表现出一丝敬意,不然绝不会有丝毫的假以辞色。

可是左风的这种行为,却是完全无视了这种等阶的存在,这已经触碰到这些人的心里底线。哪怕是之前因为那七公子的缘故,对左风印象还算不错之人,现在都表现出了极为厌恶的神情,那神情之中隐隐的还带着一丝敌意。

对于周围这些人表情上的变化,左风自然也不会漏掉,只不过他现在却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很快就要进行赛选药子,这些人到时候都将会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哪怕现在关系搞得如此好,最后当被自己淘汰的时候,也必然会交恶,所以左风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他所在意的人只有那站在台阶上方的药甄,他不明白这个自己并不相识之人,为何会在见到自己的第一面就表现出了一股淡淡的敌意。他相信这药甄刚才所动用的精神力压迫的手段,在场众人之中几乎没有人会察觉到。

如果之前自己无法抵抗对方的压迫,最轻微的损伤,也会是自己的精神力受损,那么三天后的赛选药子也就等于是没有了任何机会。

‘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要对付我,他已经是药子的存在,就算我这次能够在临山郡城脱颖而出,想来也不会真的威胁到他的身份,他没有理由要在这里对付我。’

这种相仿飞快的在脑海之中闪过,而此时那药甄却是冲着左风再次微微一笑,仿佛他就是十分大度的不与左风计较了一般,将目光转向了城主那里。

周围之人看到药甄如此大方,反而对左风更加不满起来,其中有几个人仿佛恨不得直接动手将左风打倒在此。

对于这些人的各种表情,左风如若不见一般,却是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转头向着那位七公子看去。只是那七公子眼下却是正看向另外一个方向,好像要和旁边之人说些什么,也正是避开了左风的目光。

‘难道是这个家伙,可是他也没有理由对付我才对。那练功场的安神石的确是我损坏,不过也是提前告诉过他,而且这安神石虽然值些钱,却也不至于让他如此大动干戈,想来这七公子应该也不会花费大价钱请动这药甄。’

这些思绪在脑海之中快速闪过,他首先是联想起了这七公子的邀请,也正是因此他才首先想到是这七公子要对付自己。可是仔细的深思了一番后,却是有将自己的这种猜测给推翻了去,觉得自己的猜测距离事实有些遥远。

‘如果说这七公子的目的,不是为了那安神石,而是为了将我剔除赛选药子,也有些说不过去。我认识这七公子的时间还很短,这七公子应该对我的炼药术不了解,应该也不会对我如此重视。

在场的这些人中,想来名声在外者不在少数,如果要是为了自己在这里脱颖而出,那么也应该是主要对付其他人才对,对付自己显然有些不太正常。’

这么想着,左风反而渐渐的把这七公子的嫌疑给解开,可自己现在就更加迷茫了起来。

此时那药甄正在和那城主说着什么,而其他人也在低声议论些什么,这些声音之中有着不少都在评论左风。可是左风却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人,而是在思索着刚刚药甄的举动究竟因何而来。

他想到了那傀襄,可是这个名字出现的刹那,就让左风给忽略了过去。随后他又想起了成天豪,这个人的名字在脑海里转悠了一小会儿,可是最后还是被左风给排除。

这些人跟自己有过节不假,可是不论他们背后的家族有多大的能力,显然和这药子的身份相差也是极大。而且这些人要对付自导报讯 ( 詹文 通讯员 黄元) 未来5年己,必定会采取雷霆手段,给自己造成最严重的伤害,反而不应该使用这种软刀子割肉的麻烦方式。

那为前届药子药甄,似乎和那城主说了什么后,那城韩国举办釜山亚运会主默默点头之后,他这才转头开口说道:“今天大家齐聚于此也是缘分,既然各位也都是我玄武的炼药娇子,那么我这位先行一步的前辈,自然也要和大家亲近亲近。”

当这药甄开口之际,周围之人便立刻安静下来,似乎对于这不想错过这药甄的任何一句话一般。

说道这里的时候,他故意停顿了片刻,扭头在人群再次看了一圈,尤其是看向左风的时候其双眉也是微微一挑。

这才继续说道:“想来大家应该也都认识我,那么我在这里也就不做自我介绍了。下面还请各位自我介绍一番,也正好让我认识一下未来炼药界的各位精英。众位之中想来有些人也都互相认识,那么我想不如就先从大家不太熟悉的人开始介绍吧。”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那药甄的目光却是最终落回到左风的身上,并没有等着药甄的目光看来,周围之人也都目光凌厉的扫来。

此时此刻左风仿佛陷入到了众矢之的一般,这些人的目光之中有着敌意,更有着不屑于嘲弄。

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暗道:“来了,看来这药甄是没打算轻易放过我,只是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做些什么。”

面对周围众人的目光,左风并未显出任何的不自然,反而是极为坦然的一笑在业内是偶然现象吗?,抱拳向着周围微微施礼。

短效避孕药避孕原理
北京治疗性病
哈尔滨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